02/14

母親

【文/安妮】 (2013年2月)
二月十四日是情人節,但對我來說卻是一個沉痛的日子。十八年前的今天母親離開了家人,去了另一個世界。生前她總會說在我們六個孩子中,我是她最不放心的一個,因為我的日子總是跌宕起伏,好像安穩兩字在我生命的字典里根本不存在。每次想起母親對我那欲言又止的表情,內心就會泛起絲絲的愧疚。我知道她希望我能過平穩的日子,畢竟我是家中老六,最小的一個。但往往現實生活總是不盡人意。許多年后我似乎找到了答案,那是因為我是屬虎的,魔羯座,還是O型血。這三個加在一起在年輕氣盛時確實容易出問題,只可惜我再也沒機會和母親解釋這其中的原因了,也不得不讓她帶著牽掛離開了我。

記得我最讓她揪心的事發生在一九九零年的冬天。那年,我辭去了人人羨慕的外企工作,在家補習英文,準備去美國。辭職時母親堅決反對,多次勸我無果,還找家里其他人給我講事實擺道理,勸我不要扔掉金飯碗去捧瓷飯碗。當時的我根本聽不進任何人的意見,總覺得自己的想法都是對的。正當我滿心歡喜的努力補習英文,準備去美國實現夢想時,終于有一天我收到了一封美國來信,是我的資助人發來的。信中婉轉的說明他目前遇到了一些困難,很抱歉,不能幫我辦去美國的手續了。讀著信,我抑制不住內心的焦慮,眼淚嘩嘩的掉下來。我不知道未來的路該怎么走,我已經把自己的所有后路都堵死了。

拿著那封信我跑出家門,在外面不知走了多久。最后我毅然決然的來到北京火車站,買了去深圳的火車票。當坐在南下的火車上,心里忐忑不安,我不知道去那能干什么……。到了深圳后,我找了個街邊打字的活。兩個星期后我給家里打了第一個電話。當時我一邊撥號心里一邊祈禱千萬別是母親接。電話接通了,傳來的是母親洪亮的聲音,那一瞬間,我什么都說不出來了,語塞了。停了半天我才說出話來,“你跑到哪去了,這么久不想我嗎?”母親責怪的問我,聽到這話我便大哭起來,所有的委屈都在那一刻爆發了……

年輕的我就是這樣讓母親操心,因為類似的事情總發生在我身上,后來我把這些不是都歸罪到我的星座、血型和屬相上,也算給自己一個安慰吧!

今天母親已經離開我很久了,我常常在夜深人靜時從床上爬起來,站到窗前,遙望遠方那一個個或暗或明的窗戶,仿佛看到橘黃的燈光下,母親為我們縫補衣服的背影。我難以想象一個女人是怎么樣用每月三十元錢養大六個孩子,又是怎樣能讓六個孩子在過年時都能穿上一件新衣服和吃上一頓餃子,我真的不知道這是怎么辦到的。

今天我又拿出母親留給我的那條系著紅繩的金項鏈對她老人家說,您放心吧,我的身上流淌著是您的血,有您這樣優秀的DNA,我怎么會不優秀呢……




彩票大奖网 幸运飞艇单双大小经验 河内一分彩平台玩法技巧 江西快三最大遗漏 黑龙江彩票11选五开奖查询 青海11选5几点开始 长上影线十字星k线图解 陕西高频十一选五推荐 黑龙江p62今日开奖号 甘肃11选5今日预测号码 赚钱的游戏下载